会馆里的摇滚青年:让传统文化流行

综艺人气:加载中更新:2022-12-14 13:22

在北京前门,聚集着大大小小的会馆。这些肇始于明代初期,由当时同籍贯、同行业之人在京城设立的为同乡、同行提供集会、寄寓的房舍,曾让商贾文化、饮食文化、梨园文化等各类地域文化交织融合。如今,会馆重新焕发生机,“好戏”接连在会馆上演。张子豪的工作也围绕着会馆和好戏展开。

张子豪是北京民族乐团的演出运营部项目主管,也是“走进颜料会馆”文艺演出的执行导演。2021年开始,北京市大力推进文艺院团进会馆,拉开“会馆有戏”的序幕,“小而美、小而精、小而雅”演出节目在不同会馆上演。北京民族乐团的青年音乐家们也跟随“会馆有戏”走进会馆,让民族音乐和老戏台互相碰撞焕发新的生机。

不同会馆有着不同的历史,张子豪介绍,为了让观众感受到历史文化的差异,每个会馆的演出都是量身定制。“比如颜料会馆是由山西的颜料、桐油商人建造,为了突出山西文化,我们选择了有山西特色的节目,开场是山西绛州鼓乐,中间还穿插山西民歌、山西大调等节目。”张子豪说,“会馆场地有限,团队将‘小’变成优势,给观众带来沉浸式的观看体验。”

但在会馆演出并不是件容易的事。首先,局限的场地给演员带来了演出压力。相比起剧院的专业舞台,会馆对收音、灯光、音响都有更高的要求。张子豪说:“在老建筑里没有现成的灯光音响设备,每一场演出都要精心布置,同时还要尽可能减少对建筑本体的损坏,要进行好多次调节才能达到最佳效果。”

观众是提升会馆演出难度的另一个因素。张子豪介绍,一部分观众是第一次走进会馆观看文艺演出,因此节目不能过于深奥,要通俗易懂,把观众留下来。此外,在观众席中间进行表演也要求演员的表演技艺更高,“我们有一个专业话术叫‘对面审贼’,就是在近距离表演的时候,演员的动作会被观众无限放大,因此我们的演员都是行业内顶尖的,像梅派传人、北京京剧院青年团青衣演员郑潇等知名演员都参与到‘会馆有戏’的节目中。”

张子豪在团里被称为“会馆一哥”,与会馆相关的演出都由他来负责。而实际上,张子豪是摇滚音乐出身,他曾是摇滚乐队主唱,他以为自己会一直在摇滚乐上走下去,直到7年前,他参与到“星火工程”文艺演出,到留守儿童学校等地进行慰问表演时接触到了民族音乐,并且加入北京民族乐团,从此成为一名为民族音乐发声的青年。

伴随着对民族音乐的了解,张子豪越来越感受到“民族的就是世界的”这句话的深意。2019年,他带领着北京民族乐团的“玖牧打击乐团”参加了电视选秀节目《国乐大典》并获得亚军。在节目中,他们将民族鼓乐进行创新,添加了多器乐和声部配合,让民乐焕发新的魅力。“民族的东西是不断发展的,我们保留了精华的部分,用创新的方式演绎出来,让更多人爱上民族音乐。”张子豪说,这些年,团队不断进行创新,吸引了大批粉丝,也同样带动了民族音乐更好地发展。

张子豪说,当下越来越多95后、00后投身到民族音乐中,将自己的爱好和潮流相结合。2020年,北京民族乐团开办“国潮”“国风”两场音乐会,将传统民乐改编为观众喜闻乐见的歌曲。团队还和动漫集团合作,举办了动漫主题的音乐会。今年,北京民族乐团再次创新,举办了三场以国乐为主题的直播,其中第二期“Z时代的我们”全部由95后完成,演出以电子音乐为主,当《小刀会序曲》的前奏响起,唢呐吹出中国音乐力量时,网友纷纷在弹幕留言“浑身起鸡皮疙瘩”。3场直播吸引了30多万人在线观看,张子豪说:“这样的创新对推动民族文化是有意义的,这是我们的尝试,将来会在这条路上继续探索下去。”

张子豪对音乐有强烈的热爱,每当谈到音乐都会两眼放光,他说,当年来到北京怀揣着对音乐热爱,直到现在他仍在追究梦想的道路上。他每5年就会给自己定一个小目标,今年他希望能够顺利入党,完成自己的职称评定。张子豪说:“对工作一定要有热爱,至少要拥有热情,这样才能把工作做下去,即使在辛苦的时候也能有坚持下去的动力。不论你喜不喜欢你的工作,都要拿出百分之百的热情去面对它。年轻人只要多看多做,慢慢地就能收获你想收获的,自然而言的也就开花结果。” 杨阳 张敏

[ 责编:张晓荣 ]

Copyright © 2015-2019 麻花影视电影网 麻花影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