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剧里频现“伪职场”,不悬浮的职场应该怎么拍?

综艺人气:加载中更新:2022-12-14 13:22

  悬浮,是国产职场剧的顽疾,那些以职场为背景的偶像剧,更是重灾区。

  打工人穿着能去时装周的衣服通勤、上班,职场新人毕业就能住精装修大平层,多年全职妈妈一出手就能找到工作……此类不接地气、离谱的细节在国产职场剧中比比皆是。

  观众苦“悬浮”久矣。如何做到真实,是国产职场剧亟待面对、解决的问题。

  搜狐娱乐和《理想之城》《警察荣誉》的制片人聊了聊,试图找到职场剧的正确打开方式。

  职场剧的“细节”

  真实、接地气、耐看、二刷三刷仍有新收获,是大部分观众对《理想之城》的评价。

  女主角作为公司新人,只能坐在厕所旁边的工位,通勤时累得在地铁上睡过去,一脸疲态;而女主闺蜜是公司底层打工人,住在走廊堆满杂物的狭窄老居民楼……

  正是这些日常、普通但又十分真实的细节,让《理想之城》变得不再悬浮。

  厚海文化副总、《理想之城》总制片人张婷婷坦言,一开始筹备《理想之城》的时候,她也走入过误区——想要打造出最光鲜亮丽的职场剧。

  为此,她特意在很多职场剧都会用的常用取景地之外,通过私人关系找到一些不对外开放的豪华写字楼顶层。

  “当时我还挺得意,觉得自己找到了最牛的取景地。”张婷婷自嘲,“后来觉得不对劲,我们努力想把这部剧拔高到一个光鲜亮丽的状态,但这跟内容并不相符。”

  一个不易察觉的细节是,某次在机场的贵宾厅里,张婷婷和《理想之城》导演刘进发现,很多中国的企业领导人,他们现在依旧穿着夹克衫、Polo衫的领子依旧竖着,并不是大家以为的人人都是西装革履。

  “很多时候,大家都说我要拍得高级,要向美剧、日剧学习,其实不是这样的,我们拍的应该是中国的职场剧。”

  张婷婷说,“中国的企业,尤其是建筑行业,他们都是一脚土一脚泥做出来的,即便这几年在大的基建背景和经济环境下得到了飞速发展,但它并没有发展出一套完整的职场生态,还有不少企业都是家族运营模式,这也许才是中国建筑行业的现状,日剧、美剧,甚至是TVB剧,我们都参考不了。”

  在服装层面,有一些大牌服装因为有顶级明星出演,想把衣服借给演员穿,但张婷婷和刘进导演不仅不要,还请服装造型师去工地和建筑公司拍照片,在真实的基础上做出质感。

  “经常跑工地的人,随时拎个包就要下工地,不可能穿着高跟鞋,打扮得很精致,所以我们选择了一个很日常的穿着状态,服装造型是为人物塑造服务的。”

  同时,张婷婷也提出了要求,“可以不是大牌,但不能土。”

  《警察荣誉》同样是“细节控”。

  不同于以往多以大案、要案为主的刑侦剧,《警察荣誉》主要讲派出所的故事,所以幕后主创置景时,抓住的第一个要素就是“烟火气”。

  “试想我们去过的那些派出所,他们大多坐落在社区之间不起眼的角落,来办事的人进进出出,环境非常嘈杂。”

  为了复刻一个具有烟火气的派出所,剧组从无到有搭建了一个八里河派出所和一整条街的街景,其中包括派出所的小二楼、院子、周边的超市、餐厅、照相馆、理发店等。

  细致到什么程度呢?

  “派出所门口的小卖部可以直接开店做生意,有真实的价格标签、收银台,门口摊位上还有小学生五毛钱、一块钱能够买到的小零嘴。”

  张妍笑说:“街道上的煎饼摊,可以随时摊煎饼吃,还能扫码付款。”

  与“悬浮”对应的是“接地气”,从《理想之城》和《警察荣誉》中可知,接地气并不是把生活像纪录片一样照搬到荧屏上,而是在真实生活的基础上,进行艺术加工,通过一个又一个的细节,完整拼凑出了职场剧的“真实”。

  选角的秘密

  好的职场剧,同样需要懂得选角。

  演员气质是否与角色贴合、明星本人是否有偶像包袱,都是选角时需要考虑的问题。

  比如多出现于男频IP中的张若昀,在综艺《明星大侦探》中展现了聪明、机灵、有义气的一面,所以有了《警察荣誉》里的阳光、贫嘴的李大为。

  “选角时,如果演员本身的特质跟人物贴合,是一种非常好的状态。”张妍说,“几位年轻演员心态上都没有偶像包袱,拍戏的时候,都很真诚和投入。”

  在拍戏之前,演员们也都进行了专业的培训,比如如何持枪,面对嫌疑人时,应该如何说话,哪些动作能做,哪些不能做等等。

  “想要做好职业剧,就要从头到尾,每个环节都要尊重这个专业。”张妍说道。

  相比《警察荣誉》选角的顺利,张婷婷透露,《理想之城》敲定男女主的过程并不是很容易。

  夏明的人设,赵又廷最初并不是很赞同,所以张婷婷第一次接触的时候,感觉他根本没有出演的可能。

  张婷婷透露,赵又廷是一个“温良恭俭让”的人,他不理解夏明怎么可以为了教育乱停车的司机,就把车堵在那儿,悠闲地去买包子,万一有人有急事怎么办?赵又廷也不理解,夏明明明不喜欢贺瑶,为什么还跟她藕断丝连?

  但张婷婷觉得,赵又廷身上的这份纠结反而更符合这个人物了,“他就是夏明本明,职场智者的表象足够,这下内心的纠结也有了。夏明在职场中违心地包裹收紧自己,做着自己不喜欢的事,赵又廷演着和真实的自己价值观有冲撞的角色,不是刚好符合吗?”

  最终在张婷婷和导演刘进一次次的软磨硬泡下,反复的沟通解析人物,赵又廷最终给予了信任,把自己交给了导演和主创团队,完美地诠释了夏明。

  除了主角外,《理想之城》中还给观众展现了一个精彩绝伦的众生相。

  睿智果断的赵显坤、粗狂不羁的汪炀、谨小慎微的吴红玫、顽固保守的陈思民、可可爱爱的前台小妹杜鹃等等,每个配角都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  不少演员演一个角色火了,就会有很多类似的角色找上门来,但《理想之城》的选角反其道而行之,总想找出这些影视剧熟脸演员不一样的另一面。

  比如吴红玫的扮演者高叶,此前在《我是余欢水》中饰演一个妩媚妖娆的女人,在《理想之城》中,却将一个唯唯诺诺的角色演得非常好。

  “大家都在努力把这部剧做好,我的前同事傅首尔友情参演这部剧,杨超越拍这部戏的时候,没有参加任何综艺,也没接商务,在剧组待完全程。”张婷婷说道。

  努力换来了回报。《理想之城》斩获第三十三届中国电视剧飞天奖“优秀电视剧奖”,不少《理想之城》中的演员,在演完这部戏之后,可挑选的角色和邀约也明显提升。

  好剧的“长尾效应”

  很多观众对于国产职场剧的终极疑问是,“编剧到底有没有上过班?”

  如果上过班,为何还能写出如此不合常理的职场细节?

  这个疑问也许能够在《理想之城》和《警察荣誉》中得到答案。编剧赵冬苓在写《警察荣誉》的时候,带着几个年轻人,走访了济南五个派出所和一个刑警队,还采访了几十位一线警察,剧中的大多数案件,都是从生活中“捡”来的。

  《理想之城》的编剧,也即原著作者周唯,她的一位好友在建筑行业工作了十几年,她以朋友的从业经历为引子,做了细致的调查,写出了《苏筱的战争》。

  “写职场剧,如果有真实原型,尽可能做深入的采访,甚至有机会贴近原型生活一段时间,可以避免让角色成为纸片人,可以让职场剧更真实。”张婷婷说道。

  所以说,即便编剧没有上过班,也能在前期调查、采风的过程中,捕捉到足够丰富、真实的细节。

  另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是,以职场为背景的偶像剧,需要“真实”吗?

  张妍之前做过一部都市爱情剧,故事背景是一家游戏公司,美术给了她好几个场景方案,其中一个像知名律所一样,办公室干干净净,四周落地窗,像是身处国贸CBD一样。

  “事实上我们知道,游戏公司基本上不会在CBD那样的办公室,他们公司大多处在产业园区里面,办公室也不是窗明几净大平层,而是会有沙发、乐高、拼图等年轻人喜爱的元素。”

  张妍说,“就算是偶像剧,既然你涉及了这个职业,最基本的设定还是要符合。”

  不过张妍也表示,电视剧是群体工作,不能把职场剧悬浮的问题归结到编剧一人身上,幕后主创应该群策群力帮助编剧去接近“真实”。

  “比如丁黑导演在《警察荣誉》中开篇那个10分钟左右的长镜头,将这部剧职场和生活两大特点完整地展现了出来。”张妍盛赞道。

  据白鹿透露,每当拍摄办公室戏份的时候,即使没有其他演员的戏份,她们也都要全部到场,在镜头中互相“加戏”,营造出一个繁忙的场景。

  宣传方面,张妍表示也要帮助剧把握好节奏,与观众更好地对话,过往有些剧因为宣传建立的观众预期与内容表达的实际不符,引发观众强烈的不满情绪,所以在宣传《警察荣誉》时,她们格外小心,从一开始就向观众道明了,这是一部有趣的、没有观看门槛的、生活流的警察剧,并非大家以为的那种大案要案的刑侦剧。

  在制作层面,张婷婷则是通过高要求实现自己的想法。

  “我们行业还没有达到工业化的标准,底层执行的人员和其他行业打工者一样,很难有职业荣誉感,大多数人做事只要完成行活拿到钱就行了,所以做事的人要在可能实现的范畴内提出精准的要求,甚至给出实现路径,否则你对他们来说就是不知冷暖的对立面。”

  “我们的美术老师、统筹老师,做完《理想之城》之后,一个瘦了20斤、一个腮帮都凹进去了。”

  张婷婷坦言,在做《理想之城》的时候,她已经预判到这部较为硬核的职场剧,可能会流失掉一部分低龄的观众,但她依然坚持自己的想法,因为她觉得市场也是需要培养的,只有做出好剧来,并且吸引更多创作者参与进来,这个类型才会变成一个主流的门类。

  好剧的长尾效应非常明显,《警察荣誉》播完没多久,观众已经在催第二部了。

  “目前正在创作中,因为故事中有两代人,我们也在考虑看用一种什么样的方式,让‘八里河宇宙’更加生动起来。”

  张妍回应道,“赵冬苓老师已经是一个写得非常快的编剧了,大家催得太紧了,可以先期待一下若昀最先拍的其他‘第二季’。”

Copyright © 2015-2019 麻花影视电影网 麻花影视